伊核谈判“临门一脚”卡在哪

国际
18阅读

本文转自:浙江日报

距离去年4月6日伊核协议相关方启动谈判已有一年时间,各方近期普遍认为谈判“非常接近”达成协议,但好消息迟迟没有传来。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4日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谈判暂停的责任在美国,美方应为双方恢复履约尽快作出政治决断。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能否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是目前阻碍谈判取得最终突破的最棘手问题。

伊称责任在美方

哈提卜扎德4日召开记者会时说:“美国应该为谈判暂停承担责任……美国试图把(谈判中)尚未解决的问题当作(应对)美国国内问题的筹码,但伊朗和伊朗人民不会永远保持耐心。”

哈提卜扎德指出,在谈判最后阶段,美方仍然寻求在协议中剥夺伊朗的经济利益。他告诉媒体记者,伊方“不会再去维也纳进行新的谈判,除非是去敲定协议”,如果美方就未决问题给出答复,伊方可以尽快前往维也纳。

哈提卜扎德说,伊朗已通过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莫拉向美国传达“明确”信息,但尚未收到美方回应,伊朗不会永远等待。目前打破僵局的办法在美方,如果美国做出“政治决定”,协议就可以达成。

“美国应该为恢复履约作出政治决断……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美方的明确答复。”哈提卜扎德说。

为推动美伊两国恢复履行2015年达成的伊核协议,协议相关方2021年4月开始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谈判,美国间接参与。第八轮谈判于2021年12月27日在维也纳启动。今年3月11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宣布,谈判由于“外部因素”暂停。

3月23日,正在叙利亚访问的伊朗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说,伊核谈判接近达成最终协议,如果美方以务实态度对待此事,“我们准备宣布这项协议”。同一天,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沙利文表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就美国、伊朗恢复履行协议进行的谈判虽然取得进展,但是相关问题解决前景不明。美国国务院上周说,伊核协议谈判仍有少量突出问题有待解决,但责任在伊方。

革命卫队成焦点

伊朗外交关系战略委员会主席、伊朗前外长哈拉齐日前在卡塔尔参加第20届多哈论坛时说,伊核谈判接近达成协议,伊朗已对此做好准备,但还要看美国意愿以及伊朗所提条件是否得到满足,重要的是美国必须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

2019年4月,美国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这是美国政府首次将一国的国家武装力量列为恐怖组织。

被问及美方会否撤销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的决定时,美国伊朗问题特使罗伯特·马利3月27日说,伊核协议并非旨在解决这一问题,不论美方是否撤销上述决定,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其他制裁都将继续。

据美国媒体报道,目前还没有针对这一问题“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提议。美国政府早些时候曾考虑,伊朗通过公开声明限制地区活动,从而换取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移出恐怖组织名单,但这一方案已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分析人士指出,伊朗坚持将伊斯兰革命卫队移出恐怖组织名单的意义在于,伊斯兰革命卫队不仅拥有精锐武装和情报部队,还控制着部分伊朗重要的经济机构。如果美国坚持将其列为恐怖组织,将影响伊朗在协议达成后重振经济。而这也恰恰暴露出,美国仍试图借伊斯兰革命卫队问题限制伊朗发展。

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杰出研究员维多利亚·科茨和哈得孙研究所兼职研究员罗伯特·格林韦日前联合撰文称,恐怖组织名单是美国“国家安全武器库中最强大的工具之一”,借此不仅在经济上孤立有关实体,而且对任何为其提供物质支持的组织实施制裁。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移除将削弱美国制裁的威慑力。

场外施压求突破

美伊不仅在谈判桌上围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问题僵持不下,在谈判桌下也不断角力。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3月13日遭到12枚弹道导弹袭击,新建成的美国驻埃尔比勒领馆附近区域遭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宣布对此负责。美国政府3月30日宣布制裁5个与伊朗弹道导弹计划相关的个人和实体。

美国财政部在新闻稿中称,伊朗采购代理人穆罕默德·阿里·侯赛尼及其关联的四家公司帮助负责伊朗弹道导弹研发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采购与导弹推进技术相关的材料。根据相关规定,侯赛尼及其关联的四家公司在美国境内的银行账户和金融资产都将遭到冻结,美国企业及个人不得与他们有任何商务往来。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3月31日在一份声明中回应说,美方最新制裁举措“是美国政府对伊朗人民怀有恶意的又一个标志”,表明“美国政府说一套、做一套,利用一切机会作出没有依据的指控,给伊朗人民施压”。

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凯特·贝丁菲尔德3月30日在新闻吹风会上强调,美国政府就伊朗弹道导弹项目实施的制裁“与伊核协议无关”。

分析人士指出,围绕这起发生在埃尔比勒的导弹袭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声明称目标是以色列设在伊拉克的一个“阴谋和破坏中心”,未提到美国。美国也说,没有迹象表明这次袭击针对美国,此后又表示美国对伊朗的新制裁与伊核协议谈判无关。美伊这一系列举措表明,双方正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互相施压,但并不希望谈判崩盘。

解决伊核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须采取实际行动取信于伊朗和国际社会,但美国政府能否做出符合伊朗方面要求的政治决策仍是个问题。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曾于3月底说,美国未就解除制裁做出政治决策,阻碍了伊核谈判取得最终结果。美国政府应采取现实态度,帮助解决余下未决问题。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