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 风 的 人

头条
2阅读

本文转自:闽南日报

凌晨两点的沈海高速公路上,夜色深浓,一辆大巴车从东山出发,开往泉州。车上的人穿着绿色洗手衣,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倚着车窗打盹,他们披星戴月,风雨兼程,奔赴的是一个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这是一支特殊的队伍。两个小时之前,东山县医院接到县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的通知,火速集结36名医护人员加入核酸采样队,星夜驰援泉州开展核酸检测工作。这支队伍从3月15日下半夜出发到4月10日任务结束,历时27天,行程5000多公里,先后驰援泉州晋江市、丰泽区、惠安县,漳州高新区、龙文区、龙海石码镇等地开展核酸检测工作。为了不给当地增加负担,每次出任务他们都在凌晨一二点出发,天亮之前到达目的地开始工作,任务完成后马上返回东山。

这支队伍里既有刚入职的“00后”“小战士”,也有服完降压药就投入工作的“老将”;既有舍下幼子,携手战疫的“夫妻档”,也有新婚才两个月,毅然告别爱人主动报名的护士,领队朱春妹更是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成了这支队伍里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人。夜以继日的工作强度之下,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没有一个人提出轮换,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没事,我能行!其实,这铿锵话语的背后也不乏辛酸和牵挂。

徐毅雄医生的母亲不久前确诊了肺癌,不幸的消息像一声惊雷,把他震懵了,平素健康勤劳的母亲是家里的主心骨,是一家老小坚实的依靠,母亲一生病,原本有条不紊的生活全乱套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医院号召大家踊跃报名参加援外核酸采样队,徐毅雄想到母亲才刚做完手术,心里有点作难,略作思量,还是下定决心报了名。出发前他坐在母亲的床边,握着母亲的手,满怀愧疚地说:“妈,我是科里唯一的一名党员,我必须去。”母亲轻轻摩挲他的手背,露出久违的微笑,伸出大拇指给儿子点了个赞!

护士孙少端有一双年幼的儿女,儿子7岁,女儿才3岁,女儿平时特别黏妈妈,睡觉时更是搂着她的脖子才能入睡,她一直不敢和女儿视频,怕孩子在视频里见到许久不见的妈妈便号啕大哭,只好看看家里的监控视频,聊解思念。这天出完任务回到隔离酒店已是深夜十一点多,她独坐灯下,又点开了家里的监控视频,只见平时活泼可爱的女儿恹恹地趴在奶奶肩上,可怜巴巴地抽噎着,孙少端心里一阵酸楚,离开家半个多月了,孩子太想妈妈了呀。这时,女儿忽然抬起头,望向监控镜头,伸长了小手,哭着喊“妈妈……妈妈抱抱……”孙少端的眼泪夺眶而出,母女连心,女儿也感知了妈妈的思念和牵挂,隔空给了爱的回应,但这样的回应让人揪心,让人忍不住泪下。

是啊,他们也为人子女,为人父母,他们也是儿女心中的天,父母手中的宝。但他们知道,身为医务工作者,在疫情来袭之时白衣执甲,勇往直前,是本分,也是道义。君子以身许国,不问归期!

正是有了这些在危难时刻逆风而行的人、面对肆虐病毒不退不悔的人,我们的家园才有了车水马龙的繁华和万家灯火的温馨。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