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百灵”谢莉斯的不幸:经历母亲去世,50岁患病,67岁女儿

娱乐
2阅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俄国的名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命运是个调皮鬼,它总是喜欢在每个人最得意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把你从天堂打到地狱。

我国著名歌唱家谢莉斯的经历,无非就是最好的写证。

很多年轻人也许对于谢莉斯这个名字并不清楚,但在上个世纪八十时代,她可是我国最红的歌唱家之一。

谢莉斯祖籍是湖南衡阳,是个不折不扣的湖南“辣妹子”。

不过,她虽然祖籍是湖南,却长在重庆。她的父亲在她还没出生前,因为工作原因,就去了重庆一家兵工厂当工程师,从此一家人便在重庆定居了。

谢莉斯出生于1947年,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再过两年,人民就翻身了。

更幸运的是,因为父亲是工程师,在那个全国识字率只有10%的时代,谢莉斯可是妥妥的高干家庭,生活优渥。

父亲也十分宠爱这个聪明伶俐的女儿,见她喜欢唱歌,就给她买了一台留声机和不少唱片。

小时候的谢莉斯,经常就这么听着听着入了迷。

在她看来,留声机是打开她梦想的钥匙,她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声音也能行留声机里传出来,传遍大江南北,就像她的偶像——郭兰英一样。

那个时候,郭兰英是享誉全国的著名歌唱家,她最出名的一首曲子,就是电影《上甘岭》里的那首插曲,《我的祖国》。

因此,把这样一位巨佬视作偶像,并向她学习,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过,这个梦想,谢莉斯只敢深藏于心,不敢告诉父亲。

谢父虽然宠爱女儿,但他毕竟出生于旧时代,很多思想观念都改不过来,他是个工程师,自然希望女儿长大以后也能成为一名工程师,建设祖国。

可歌唱家?说得好听点,那叫艺术家;说得难听点,那叫戏子、优伶,是下九流的行当,他怎么能让女儿去干这种事情?

十七岁那年,谢莉斯决定报考中国音乐学院。父母当然不同意,谢莉斯也在这时表现出了惊人的固执,父母不让,她就绝食抗议,父母心疼女儿,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梦想虽然很美好,但现实往往不会那么尽如人意。谢莉斯刚到中国音乐学院,就遭遇了现实的当头一棒。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歌声十分优秀,不说数一数二,至少也算上游,但等她到了北京,她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自己这个资质,顶多就算中等,放在一大波同学中间,平平无奇。

不过,谢莉斯可不打算就此放弃。既然天赋不足,那就加倍努力。

勤能补拙,笨鸟先飞。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只要自己坚持向上,总有出头之日。

但谢莉斯自己都没想到,这个出头之日,她一等就是十几年。

大学毕业之后,谢莉斯先是被下放到了张家口宣化的一座农场,她在那里劳动,却因为适应不了气候,患上了游走性风湿关节炎。

但在这时,她遇到了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那个男人——朗文曜。

与谢莉斯比起来,朗文曜的名声的确不怎么响。

更尴尬的是,因为谢莉斯有一个好搭档,名叫王洁实,两人经常一起登台演出,很多观众都把他们认作夫妻。

虽然王洁实是谢莉斯事业上的忠实伙伴,但朗文曜却是谢莉斯一生中无法替代的那个男人。

朗文曜出现在谢莉斯身边的时候,谢莉斯正面临着人生中的双重打击。她的母亲去世了,她的腿也得了病,一切都是那么不尽如人意,天空都是灰色的。

就在这时,朗文曜出现了。他对谢莉斯一见钟情,那个年代,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好,方法也很朴实,给她买吃买喝,满足她的愿望,陪在她的身边。

谢莉斯被这个朴实的男人打动了,几年之后,两人一起迈进婚姻的殿堂。

爱情修成正果的同时,谢莉斯的事业也走上了正轨。

但她一直有个苦恼,就是她始终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好在谢莉斯31岁的时候,她命运中的那个搭档,终于来到她的面前。

他就是王洁实。

谢莉斯是声乐专业出身,但王洁实却是半路出家。当时团里的领导都不看好他们这对,觉得这简直就是胡闹。谢莉斯却异常坚定自己的想法,就算不行,那也得先试试再说啊。

既然你要试试,那就试试吧。

于是,谢莉斯和王洁实一起登台,贡献了一场完美的演出。两人就此大火。

在事业上,谢莉斯和王洁实可以称得上是一对“金童玉女”,女的端庄大方,男的英俊大气,歌声优美动听,往台上一站,就能吸引全场的目光。

因为他们这对组合实在太过养眼,配合得也太过默契,以至于不少观众误认为他们是两口子,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但谢莉斯分得很清楚,王洁实是自己事业上的伙伴,她真正要携手走完一生的那个人,是她的丈夫,朗文曜。

因此,不管外界怎么误解,谢莉斯也只是一笑了之。她和丈夫的感情很好,两人还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叫做郎乐。

家庭和睦,事业有成。谢莉斯的人生已经近乎美满,但就如开头所说的那样,命运总是会在你最得意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1997年,谢莉斯忽然觉得身体不适,就去医院做了检查。

检查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她得了多发性的腔隙性脑梗塞,她的大脑,已经是80岁老人才会有的状态。

得了这种病,会眼睛下垂,嘴巴歪,舌头偏,最后躺在床上,生不如死。

谢莉斯觉得天都塌了。她才五十岁,还算年轻,可得了这个病,就意味着她以后再也不能登台演出,再也不能唱歌,把歌唱作为一辈子事业的她,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谢莉斯的丈夫,朗文曜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即从山西回到了北京。他是一名导演,当时正在指导拍摄一部电视剧。

这么多年,朗文曜与谢莉斯始终十分恩爱。谢莉斯与王洁实同台演出,常被人认作是两口子,作为丈夫,他有时心中听到了也不是滋味。

但他完全相信,谢莉斯与王洁实只是同事之谊,他的妻子是一名独立的女性,是一名事业有成的歌唱家,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搭档,发展自己的事业,无论是谁,都不能限制她在这上面的自由。

可是现在谢莉斯生病了,那么作为丈夫,他就要担负起责任,照顾她、安慰她、陪伴她。

朗文曜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谢莉斯,给她洗衣做饭,安排她的生活起居。谢莉斯自己也不认命,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无论什么方式,她都必须一试。

女儿郎乐也时不时地抽时间到医院来陪伴她,一家三口,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和病魔作斗争。

终于,奇迹发生了,经过的几年治疗和休养,谢莉斯的病情真的有所恢复。王洁实也没有丢下她,去找别的搭档,他表示,自己会一直等着谢莉斯回归舞台的那一天。

眼看着一切即将步入正轨,但在这时,又一个噩耗传来了——

女儿郎乐被查出了肺癌。

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这个消息对于谢莉斯,无异于晴天霹雳。往后的四年里,谢莉斯和朗文曜带着女儿四处求医,希望能像当初自己病愈康复的奇迹那样,再创造一个奇迹。

但是这回,上天不给他们机会了。

四年之后,女儿郎乐还是撒手人寰,谢莉斯与朗文曜白发人送黑发人。谢莉斯彻底被这个噩耗打倒,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人生,自从过了半百之后,就开始急转直下,命运不仅夺走了她的健康,她的事业,现在还要把她唯一的女儿也夺走。

种种念头充斥在她的脑海里,甚至让她患上了抑郁症。

好在女儿那时已经结婚,还留下了一个孩子,这是女儿唯一的血脉,夫妇俩便加倍疼爱这个小小年纪就没娘的孩子,把对女儿的感情全部倾注到外孙女的身上。

虽然他们也知道,女儿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但是人活着,就得有一个寄托,否则就是一具空壳。

如今,谢莉斯已经75岁了。时间会慢慢抚平内心的伤痛。

比起谢莉斯,朗文曜明显是更坚强的那个,他鼓励陪伴着妻子,帮她慢慢走出了女儿去世的阴霾。

但是,过大的精神打击和日益衰弱的身体,让谢莉斯也不继续登台演出了。

她这一生,遇到的事情实在太多,古稀之年过半的她,不想再承受更多的刺激,所以选择了退出荧幕。

其实,这样也好。谢莉斯的这一辈子,辉煌过,落魄过,失意过,热烈过,现在,也是时候该归于平淡了。接下来的日子,她会和丈夫朗文曜,一起携手走下去。

最后,在这里祝愿谢莉斯与朗文曜两位老人,身体健康,安享晚年。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